·个性化

    知识经济时代要求实现由工业经济时代的同质教育模式,转化为因材施教和以培养创造力为核心目标的个性化教育模式。在人们可以通过国际互联网进行跨越时空的交互式自由学习的条件下,教育的个性化更容易实现。

    ·终身化

    保罗·朗格朗于1965提出了终身教育这一概念,并认为终身教育是人的一生的教育与个人及社会生活全体的教育的总和。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人类知识更新的速度也在空前加快。贯穿终身的学习已经成了丰富人生经验、促进经济增长和维护社会和谐所必不可少的因素。不同行业、不同职业、不同背景下的人的发展需要,要求对不同阶段、不同时期下的人开展有针对性的教育。拒绝终身学习的人,必然沦为新时代的落伍者。

    ·信息化

    教育的信息化表现为教育的远程化和多媒体化,随着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和国际互联网的普及,如今在发达国家已经出现了教育远程化和多媒体化趋势。远程化和多媒体化的信息将在未来教育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因此,加快相应技术设施的建设,提高教师驾驭现代信息工具的技能,对提高教学效果具有重大意义。

    ·分权化

    为追求教育产出的最大化,发展中国家积极开展教育分权化改革;政府组织和非政府民间组织共同承担各类教师的培训;在推行教师管理和教育活动分权化的同时,应维持适当的法律与规范的集中控制。 教育分权化使私立和公办大学的办学自主权将得到进一步扩大,民办教育的比重将持续增加,政府对教育部门的直接管理和干预将大幅度减少。教育的分权化有利于既有体制的改革,尤其是提高高等教育的办学水平。

    ·市场化

    教育市场化下,学生与家长成为拥有自主权力的消费者,而学校、教师及相关教职员则是教育服务的提供者,并把学校视为教育服务的交换市场。学生则是产品。教育市场化的倡导者Milton Friedman认为透过市场机制的两个核心机能:家长选择与学校竞争,可以促进学校改革提升教学绩效、增进教育多样化等,能迎合学生、家长和社区的需求与期待,亦可减少政府财政负担,提升教育效能,并解决公营教育系统中多年来难以去除的流弊。如今发达国家在扩大对教育财政支出的同时,更多地运用市场化手段来筹措教育经费,加速高等学校科技成果的产业化。各类教育机构也开始通过向人才市场科技成果市场提供优质产品来获得市场的对等回报。教育机构业绩的评价尺度也越来越依赖于市场。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因为积极开拓国际教育市场,如今已经开始步人教育致富的轨道。

    ·民主化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内容,社会公平是实现教育公平的重要基础。现代社会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的出身、民族、性别、年龄,为公民提供均等参与教育的机会。国家统筹扩大社会教育资源,拓宽义务教育的范围,使更多的公民可以接受教育。同时,国家、社会加大对低收入家庭、困难群众等弱势群体教育的帮扶力度,维护他们受教育的权益,保证任何一个公民都能实现受教育的意愿。

    ·国际化

    当今社会,全球化趋势凸显,国与国之间的依赖性增强,国家在人员、信息、资源、技术等方面的交流合作越来越频繁,这就要求教育顺应全球化的趋势,积极开展在人员交流、信息共享、学术研讨、协会交流、教育机构合作、国际成熟技术推广、国际标准规范制定等各方面的活动,培养具有国际视野,关心和了解国际形势及其发展,具有处理国际事务能力的人才。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主动与国际接轨,加强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将是大势所趋。


返回

顶部